木头夜。

雪夜祈愿,花火之诗

……总感觉……烂尾……
……求轻喷……


雪夜祈愿,花火之诗

    平安夜的夜晚,满街都是手拉手互相依偎情侣,店铺也因为这些情侣的到来而变得热闹起来,在这个热闹的环境里,一人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坐在圣诞树下,口中呼出的热气透过灰色的围巾飘散出来,手机屏幕的光打在冻得有些微红的脸上,映照出落寞的表情,“啊……十一点半了……应该不会来了吧……毕竟别人有约在先……”
    ……
    “今天平安夜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小心翼翼的问着,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毕竟这个人可能会在这一天约上其他人一起玩,从来没有自己。
    “啊……嗯,可以哦。不过可能会晚一点到,因为有人约了,要先去赴约。”电话那头有些软软的声音传来,有些抱歉的说道。
    “诶?如果有约的话就算了吧,毕竟已经答应了。”有些失落,但还是带着笑意说道。
    “没事的,不会花太多时间,应该十点半就能结束。”
    “真的吗?那我在广场中心的那颗圣诞树下等你?”胸腔中抑制不住的欣喜,但还是要压抑住,不能太过得意。
    “嗯,好。”
    “好,那你忙,我挂了。”挂下电话,压制住高兴的想要跳起来的举动,平复了几下心情,开始思考着衣装问题。
    ……
    “呼……果然还是不能来了……”站起身,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体,转身抬头看着面前高大的圣诞树,耳边不断传来的是情侣们的欢笑声。
    雪开始掉了下来,情侣们都为此欢呼了起来。
    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不断落雪的天空,等到雪已经在地上积起薄薄的一层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步一步印下自己的脚印,向家的方向走去。
    ……
    “啊!抱歉!我必须要走了,下次再约吧!你们慢慢玩!”急切的推开包厢门,一边说着“抱歉”一边退出了包厢。
    包厢里的好友笑着打趣道,“走的这么急,是不是赶着去见他啊?快去吧快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见面了!催婚协会看来会变成催生协会咯!”
    并不理会好友的打趣,礼貌的笑了笑,转身就往约好的地点跑去。
    “等我。”
    ……
    顺着自己还没被完全掩盖的脚印,回到原来的地方,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在等一会儿吧……万一是有急事呢?”这样说着安慰着自己,扫了扫椅子上的雪,坐了上去,幸好还没有融化,椅子还是干燥的。
    ……
    君と知り合ってから
    二人きりのデートだ
    朝からずっと待ってた
    花火祭り
    一片の粉雪が手のひらに融け
    今宵になると雪化粧だろう
    霰がちらちら交錯する瞬間(とき)
    ……
    “砰”的一声,平安夜夜的烟花升起,点亮了被白雪装饰的世界。
    他站了起来,抬头望着满天绚丽的烟花,嘴里哼唱着属于他们两人的曲子。
    ……
    パーッと開いた花火と共に
    綺麗でしょう?
    もし君がいれば
    綺麗のに
    私一人
    雪夜にこう願いが
    あの人に届けたら
    ……
    匆忙的付了车钱,略过一对对往回走的情侣,急忙向着他所在的地方奔去。
    远远的望见他独自伫立在雪中的身影,放慢了脚步,缓缓的向他走去。
    ……
    遣る瀬無き切なき 寒々とするまでに
    こんなに花火好き それとも僕のことが
    花火にクリスマス 鐘の音迫る
    冬木に膨らんでる 蕾の如く
    ……
    12点的钟声响起,他停止了哼唱,低下了头,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果然……还是回去吧……”
    ……
    花火よ音を出さないで
    花火より眩しい笑顔
    心を惑わすから
    心ワクワクさせた
    私が望む足音
    ……
    “对不起,来晚了,实在走不开……等了很久吧……”紧握他垂在身侧的手,放在哈着热气嘴边不断揉搓着,看着他呆愣的神情微笑着抱歉。
    ……
    凍えてる手のひら
    軽々と包んでいる
    ……
    回头神来,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你来了就好。”松开她的手,将她紧紧抱进怀里,“你来了就好,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
    いつの間に 近づいでる?
……
在他们紧紧相拥的那一刻,烟花突然变得密集起来,天空出现了短暂的白昼。
……
    咲かせさかせ
    花火色の思い出
    君には一夜
    私には一生
……
    “回家吧。”
    “嗯。”
    紧紧握住彼此的手,她依偎在他身上,他将她的手放进大衣口袋里,温柔的眼神紧盯着她,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笑容,那笑容,名为幸福。
……
    握られた手の温め
    帰り道二人の足跡。

就是问问……

就想问问……有人想看同人吗?感觉大多数人不太感冒……觉得可能有些反感……存了好多都没发……

暗。21

嘛嘛嘛……我回来了……此文是不会坑的……请各位看官放心,只是会隔很久才会更(沉迷果酱无法自拔)。为自己长期不更抱歉(士下座)

以下正文

.
    当楠田走进房间的时候,南条还在电脑面前奋战着,拿着毛巾擦着还有些湿润的头发,走到南条面前坐下。
    .
    “南酱不去泡温泉吗?”
    .
    南条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打字一边点了点头,“还有些东西没有完成,等下就去。”
    .
    楠田好奇的凑过去看看南条在干些什么,发现南条好像是在整理类似于人员名单的东西。
    .
    “这是什么?”
    .
    “南条集团高层资料。”也是南条组高层资料。
    .
    楠田疑惑的“诶”了一声,将毛巾放到一旁,“南酱不是应该对这些人很了解吗?毕竟是以前的下属。”
    .
    南条拿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有些无奈道,“是啊,对以前的下属很了解。”
    .
    “诶?这些人不是以前的下属吗?”楠田很快就明白了南条的意思,然后又想起南条以前对她说的话,“大换血是吗?”
    .
    南条敲下确认键,伸了个懒腰,“嗯,嘛,换主也必须换掉下属啊。”
    .
    “那以前的那些人呢?”
    .
    南条愣了一下,眼神变得冰冷起来,淡淡道,“死了。”不理会楠田的反应,继续道,“家属也一样。”
    .
    楠田吃惊的捂住了嘴巴,声音也提高了几度,“为什么要这样做?”
    .
    “既然要换血,那就得换干净。所以连带家人一起,这就是身在大家族的悲哀。”南条几乎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些话,她知道,就算再怎么激动、愤怒,也不能让凶手偿命。至少现在不能。
    .
    楠田看着面前几乎是另一个人的南条,不禁有些难过。并不是难过她在说人命如同在说一件平淡无常的事,而是难过她背负的过多。
    .
    将手轻轻的放在南条紧绷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南条渐渐放松下来,回过头来给楠田一个放心的微笑,“我没事,已经很晚了,kssn快点睡吧,我去找久保商量些事情,她还在温泉里吧?”
    .
    楠田点了点头,有些担心的看着南条,南条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真的没事,快去睡吧。我去久保那边了。”说着南条起身拿过一旁的浴袍,走出了房门。
.
    楠田看着南条离去的背影,微微皱眉,按下了一旁的遥控器,无聊的看着电视里播的新闻。
    .
    “呼……真舒服啊……”将身子没入水中,南条发出了普通老头子一般的感叹声,“今天的新闻我看了,干的不错。”
    .
    一旁的久保睁开了眼睛,有些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培养出来的暗卫,什么时候失手过?不过我们第一次就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毕竟说好的三天时限。”
    .
    南条挑了挑眉,“确实有点过了,不过让下属白白送死的做法,实在令我恶心。但是依南条野的性格,他最多只会在自己那边发发脾气,不敢对我们怎样,也不能。”
    .
    “因为他不知道我们是谁?所以拿我们没办法?”
    .
    南条摇了摇头,“就算让他知道我们是谁,他也不能动手。新主上位,地位未稳,人心不一。更何况……他要对抗的可是三森组。”
    .
    久保微微一笑,看着天上逐渐被做云层遮住的月亮,喃喃道,“……看来等一切结束后,三足鼎立的局面会发生改变吧。”
.
“嗯?怎么了?”南条听到久保在自言自语,有些疑惑的问道。
.
久保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在想某两个笨蛋什么时候可以开窍。”
.
“谁?”
.
“自己猜。”
   

暗。20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坐在副驾驶的南条抱头痛喊起来,坐在后座的久保,内田和新田停止了喧闹,不约而同的将看了南条一眼,又继续闹了起来。
    .
    刚好遇到红绿灯,楠田将车子停在人行道前,伸手摸了摸南条的头,“嘛嘛,人多一点热闹一些嘛。”
    .
    南条不满的哼了哼,卷缩在副驾驶上,把头转向一旁,看着窗外开始不断后退的树木,坐在后座的久保瞄了一眼南条,心想要是南条有呆毛的话,肯定是蔫着的。
.
    「这个人,有那么不高兴吗?嘛算了,等会来一波助攻就好了。」
    .
    于是后面三只开始小声讨论起了如何助攻的事情。
    .
    ……
    .
    经过漫长的旅程,箱银总算是到了,呼吸着新鲜空气,南条胸腔中的烦闷一扫而空,心情也自然愉悦了起来,帮着楠田从车厢里取出所带的东西,步履轻快的走进了温泉旅馆。
    .
    楠田看着走路一跳一跳的南条,不禁失笑,「这么喜欢温泉的吗?」
    .
    “纳尼?只有两间房?”此刻南条正站在柜台前,一脸困扰的样子。
    .
    “很抱歉,刚才有一位顾客打电话来预定了许多房间,只剩下两间住房。”客服小姐抱歉的鞠了一躬。
    .
    南条摆摆手,微笑道,“啊!没事没事!两间房就两间房。”说着将手上的证件和钱递了过去,还不忘回头瞪那多余的三人,然而三人正在假装看风景,并没有理会南条残念的眼神。
    .
    只有两间房,那么就得考虑分配的问题了,目前最好的分配方法是一间两人,另一间三人,看着南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内田直接拉着新田带着行李进了一个房间,剩下懵逼的三人。(你内田姐当然得和一个人住。)
    .
    久保挠了挠后脑,无奈道,“看来是我们三人住一间了,我们把东西拿进另一个房间吧。”
    .
    没人回答,久保回头一看,发现楠田低着头,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脸,露出来的耳垂微红,而南条,将脸扭向一边,视线向窗外看去,假装自己在看风景,食指挠着微微泛红的脸颊,久保不禁扶额。
    .
    「这么明显你们俩真的没所察觉吗?」
    .
    好吧,真没有。
    .
    久保叹了口气,拍了拍手示意两人回神,“总之,先把东西拿进去,然后我们就去跑温泉。”
.
    楠田点点头,南条摇摇头,久保无奈,“爱乃你不是很喜欢泡温泉吗?怎么摇头?”
.
    南条一顿,然后摸了摸后脑,“哈哈……没有啊!我只是想说,我先上个厕所先!你们先去,你们先去,哈……哈……”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朝着厕所走去。
    .
    “好吧,那我和kssn先去,你快点来哦。”
    .
    “嗯!嗯!快去吧快去吧……”
    .
    ……
    “报告!已经将箱银所有武器运往东京,现在正在路上。”
    .
    “好!很好!宫本这件事算干的不错。现在箱银之剩个空壳,那里可有惊喜在等着他呢……我看‘N’能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男人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办公室,眼里是无尽的疯狂。
.
“不!不好了!!”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办公室,南条野不悦的皱眉,“废.物!什么事情这么慌张?你家里人死了还是怎样?”
.
那人咬了咬牙,拳头紧握,但不敢发作,只得继续说道,“箱银兵工厂被攻破,在里面的人死了一部分,其他的不知道被押到哪里去了,运输武器的车子也被抢了,车上的人都死了,对方只有……五个人。”
.
南条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一拳砸向办公桌,“怎么回事?!不是说万无一失吗?五个人就让他们全灭?!”
.
此刻桌上的电脑屏幕亮了起来,出现的人正是“N”
.
“哟,南条家主,近日来可好?”
.
“我没想到阁下竟如此不讲信用,不是说好的三天时间吗?”南条野冷哼道。
.
    “N”嗤笑一声,不屑道,“对于你这种人来说我没有必要讲信用。”“N”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讥讽的说道,“工厂地下埋着炸弹,武器还提前运走,这真是个好陷阱,还不告诉驻守在那里的手下,以为这样就不会走漏风声,但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吗?我会像你那样让自己的兄弟们自投罗网,有去无回?”
.
“N”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对着南条野那阴沉的脸说道,“不过你也真是够傻的,留那么多人守一个空壳,真是……”说着“N”又笑了起来,讥讽着南条野的愚蠢。
.
“你的做法惹怒了我,这只是个警告,若下次还是这样的话……下回可不是某工厂毁灭,而是东京总部。”
.
    视频结束,南条野一拳砸穿了电脑屏幕,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上,身体因为愤怒而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去!把宫本那个废.物给老子叫过来!!!”
.
    前来报告的两人点了点头,快步走出办公室。南条野狠狠的看着多了一个大窟窿的电脑屏幕,咬牙道,“我一定会抓住你!把你碎尸万段!!”

守护 【Bad End】

●BE?不存在的(怎么可能虐我YH)

慢慢睁开眼,入眼是刺眼的白光,眯着眼睛适应着灯光,却发现手边传来一丝温热。

慢慢转过头去,看见了一个少女趴在自己身边,那温热是少女呼吸打在手上造成的。

眼里浮现出一丝柔软,想抬手摸摸少女的头,却在即将触碰之时收了回来。

你已经保护不了她了。

环顾四周,这里应该是在她的房间,昏迷之前的血腥已经消失殆尽,忍着疼痛慢慢从床上坐起,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没想到刻意的减轻的动作还是吵醒了熟睡的少女。

“早啊……yukiri……”

他的眼神慌乱了起来,不过在少女对上他的眼睛之前已经平静了下来,“呃……早……”用着近乎陌生的语气。

揉着眼睛的少女一顿,瞪大了惺忪的眼睛,手颤抖着捂住了嘴,眼泪也从那双棕色眼瞳中涌出来,他眼内一片平静,而心里却一片波澜。

少女一下扑到他的怀里,抓着他的衣服放声大哭了起来,他身子一僵,双手僵硬的环住面前的少女,一只手轻轻拍着少女的背。

我……不能……

待哭声渐渐转弱,少女埋在她的胸口,闷闷道,“你……还记得我么……”

他心里一痛,微微苦笑,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同面对陌生人一样,“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微微一僵,随后又放松了下来,从他的怀里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微笑道,“没事,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了的。”

她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向他伸出手,“初次见面!我叫hanser!”

回握她的手,到嘴边的话语又吞了下去,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她顿时醒悟,拍了拍脑袋,“我忘了你忘记自己的名字了,你叫yukiri,是我的专属骑士!”

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额头上也多了一层薄薄的汗珠,“你好,我叫yukiri。”

……

    国王皱眉看着底下跪着的骑士长,有些惋惜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就算失去了战斗能力,你依然可以留在王宫指导骑士们。”

骑士长摇了摇头,坚定道,“不能握剑的骑士已经不是一名骑士了,我留下来也只是负担,请陛下同意让我回到家乡,度过余生。等国家需要我之际,我必定会回来,无论能不能握剑,我也必定会站在前线!”

国王叹了口气,幽幽道,“公主呢?你可是公主的专属骑士。你的誓言忘了吗?”

骑士长微微一笑,“陛下,我不是说了吗?不能握剑的骑士,不算骑士。况且我已经没有能力保护公主了,留在公主身边也只是负担。”

“我知道,可是……”

“陛下,请念在我曾经为国家所做的贡献上,同意我这唯一的请求。”

国王苦笑了一声,无奈的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

骑士长走出了大殿,躲在王座后面的公主也走了出来。

国王站起身摸了摸自家女儿的头,叹息道,“他为了你的幸福,宁愿装失忆也要和你断了联系。”

公主面容呆滞,呆呆的点了点头,国王再次叹息一声,走出了大殿。

此时公主身边出现了些许白光,魔法师的身影也随之显现,公主控制不住的蹲下身,抽泣了起来,魔法师也蹲下身,轻拍公主的背,“其实骑士长大人还是爱公主殿下的,只是他的骑士信仰不允许断掉手筋的他留在你身边。他想让您幸福,自己就必须得离开。”

“其实只要您过得幸福,这对骑士长大人也是一种慰藉。”

公主停止了哭泣,失神的走回房间,魔法师挑了挑眉,消失在了空气中。

三年后。

今天是公主大婚的日子,身为公爵的他自然收到了邀请,当他看到那张红红的请帖的时候,心里隐隐作痛。

他离开王城之后,就被国王封了爵位,这本来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没想到爵位是公爵,还是世袭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公主恳求国王封给他的。

世袭……没用啊……不出意外,自己应该是不会有子嗣的。

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本就苦涩的红酒也变得愈加苦涩。

宴会进入了舞会时间,他本想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等着宴会结束,却不曾想一只柔若无骨的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对不起,我想……”

“怎么?公爵大人不赏脸?”

yukiri皱皱眉,心里正想是哪位大小姐如此没礼貌,抬眼对上对方的眼瞳,全身一震,呆滞了几秒,随后又恢复了得体的微笑。

“公主殿下的邀请,我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握上对方的手,手搭上对方的腰,和她在这个昏暗的角落里舞动着,只有他们两人。

他,后悔了。

苦涩瞬间蔓延全身,握着对方的手渐渐收紧,也不管额头上因疼痛渐渐渗出的汗水,此刻只想紧紧握住她的手。

等一下,她就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她察觉到他的手渐渐收紧,但却没有多大力道,她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微微一笑。

她的突然贴近,让他眼睛闪过一丝慌乱,他想推开她,但他的身体却眷恋这股柔软,无法动作。

“不知道公爵大人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她贴近他的耳朵,轻笑一声,“带我逃离这里。”

暗。19

    等这两只把残局收拾干净之后,已经是到了晚饭时间,此时两人已经深刻意识到“弄乱只需一分钟,整理却要一小时”的深刻道理,发誓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内田小姐在朝着你微笑^_^)
   
    酒饱饭足之后的两人坐在榻榻米上看电视,房间的主人此刻正在阳台上不知道和谁打着电话,貌似是在因为药材的进购?
   
    “我说,kssn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南条漫不经心的按着手中的遥控器,问向楠田。
   
    “诶?南酱为什么要为这个?”楠田将视线从电视机上转移到南条身上,疑惑的看着一脸正经的南条。
   
    “嘛……只是好奇啦,kssn告诉我就是了。”
   
    楠田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什么,思考了一会,然后拍手道,“想去滑雪!”

    南条一挑眉,略微惊讶道,“诶?还以为kssn会想去游乐园呢。”
   
    “唔……才不是小孩子!”
   
    南条将遥控器放回桌上,摸着下巴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右拳和左掌一和,“kssn!我们去箱银吧!”
   
    “诶?温泉?”
   
    “没错!”
   
    楠田白了她一眼,“所以刚才问我是有什么意义……”

    南条摸了摸后脑,笑了笑,“嘛……现在还不是冬天嘛……”
   
    “不是有滑雪场吗?”
   
    “自然雪景才有意思啊!”
   
    楠田再次白了南条一眼,“所以,为什么会谈论这个问题呢?”
   
    南条摸着后脑的手一顿,默默别过脸去,小声道,“因为……想和kssn一起去旅游啊……”
   
    楠田一愣,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个想法,然后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
   
    打完电话的内田走进客厅,看着有些微妙的两个人,不禁挑了挑眉,哦豁~有事搞了~
   
    ……
   
    “警报,警报,系统被不明来源入侵。警报,警报,系统被不明来源入侵。”
   
    冰冷的电子音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响起,正在和高层们谈论一批毒品运输的南条野眉头紧皱,手机铃声响起,是安全部门的电话。
   
    “家……家主……系统被入侵了,系统完全瘫痪……我们……”
   
    还没等那边汇报完毕,南条野就粗暴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你们这群废物!我养你们来是干什么吃的?!德井呢?!”
   
    “德……德井主管……从上个星期就失踪了……”
   
    “什么?!”南条野一拳砸向会议桌,发出巨大的声响,把在场的高层都吓了一跳,南条野阴沉着脸,咬牙道,“马上启动自毁程序,销毁一些东西!包括备份!”
   
    忽然会议室里的大屏幕一亮,出现了一个坐在沙发上穿着黑色运动服的人,头上带着一副鬼面面具,看不出是男是女。
   
    那人端起一旁的红酒,对着南条野敬了一下,开口道,“南条家的家主,您好啊。”声音也经过了处理。
   
    “你是谁?”南条眯着眼睛,冷声道。
   
    那人笑了笑,身子往后一靠,轻摇着手中的红酒,“别那么严肃嘛……只要南条家主配合,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你可以叫我‘N’。”
   
    南条野不屑一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做朋友?还要我配合?就凭你攻破了我的防御系统?”
   
    “N”大笑起来,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愧是南条家家主啊。不过请你认清楚一件事,现在南条组所有的资料都在我手上,我随便拿出一份卖给其他家族,你们所遭受的损失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哦。”
   
    南条组的高层们此刻都已经不安了起来,都在小声议论着该如何脱身。
   
    南条野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们没有什么应对措施吗?”
   
    “N”突然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大的笑话一样,南条野不悦的皱眉,下方的高层们也不满的大骂起来,“N”用手揉了揉笑痛的肚子,长呼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南条野啊南条野,果然狗改不了吃屎,算了,我本来就没打算用这个对付你们。”
   
    听到此言,南条组的高层们都松了一口气,南条野瞪了他们一眼,似是在责怪他们的不争气,但他没发现自己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这些都被“N”看在眼里,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嗤笑道,“果然狗的手下跟狗一个德行。”还没等下面的人反驳,“N”竖起三个手指,冷声道,“给你们三天时间,把南条集团的转让手续准备好,否则,三天后,箱银兵工厂,亡。”
   
    屏幕一黑,视频结束。
   
    “艹!”南条野一把抓过会议桌上的水杯朝屏幕砸去,把在场的高层都吓了一跳。
   
    南条野愤怒的朝高层们吼道,“你们这群废物!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小小的黑客就可以来威胁我们!一群饭桶!!”
   
    坐在南条野左手边的高层谄媚的对南条野说道,“家主息怒,息怒,你看这次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既然这个人能够攻破我们的防御系统,还能让我们的系统瘫痪,想必也是个厉害人物,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来稳固您在南条组的地位,你看不是有些人还不服您吗?”
   
    南条野思考了一会,随后点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办好了,你的好处少不了。”
   
    “诶!好!交给我吧!我绝对会办的妥妥的!”

守护【下】

●没错,这是我的大号

    在那次事故之后过了三个月,前线终于传来了胜利的消息,国王已经从前线赶回了王城。

    国王回来之后立刻召见了yukiri,然而是三无替他去的。因为至今他都处于昏迷之中。

    据医生说,由于他的脑袋受到重击,脑骨碎裂,碎片压迫住了神经,然而凭他们的医术并不能将碎片取出,一个不好可能会使神经断裂,所以只能维持住他的生命,但不能让他醒过来。

    按理来说,那么一踢确实会造成这种情况,更何况是被安了铁块的鞋踢中。但是他却在被踢中后站了起来,并击杀了一名敌人,还跟公主说了几句话。

    没人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只能将其归于他的骑士精神。

    在此期间,是公主照顾着他。

    尽管有很多佣人,但公主还是执意亲自照顾他。

    国王知道自己的女儿有什么样的心思,但守着一个活死人是没意义的,他也老了,需要一个继承人。

    不管有多少优秀的公爵伯爵上门提亲,而公主也只是出于礼节的和他们攀谈一两句,之后便不见人影。

    国王宠公主是出了名的,所以不会葬送女儿的幸福,只能暗自叹气。

    直至那个人的到来。

    那人自称是魔法师,可以让yukiri康复,但却会失去记忆,而后记忆力也会下降。

    公主并不介意,只要他能醒来就行。

    然而国王则是将信将疑。

    魔法师找到与yukiri相同状况的人并将其治愈,国王这才相信了这位魔法师。

    于是施法便开始了,当着国王和公主的面,虽然有帘帐遮挡。

    国王握着女儿的手,可以察觉出女儿的紧张,他开口安慰着,但公主却一言不发,紧紧抿着唇,握着的手也越来越紧。

    帘帐中最后一道光芒消失,公主松开了国王的手,急忙奔向帘帐,国王只得无奈摇头,“女大不中留啊……不中留啊……”

    此时施完法的魔法师正好来到国王身边,笑着说道,“国王陛下不必担心,公主会一直陪伴在您身边的。”

    国王微微挑眉,“你会占卜?”

    “是的,陛下。”

    “嗯……你治好了骑士长,本王知道金银财宝你看不上,你来当本国国师如何?”

    “谢陛下,本人就是为此而来。”

    “哦?”

    “因为天意如此。”魔法师神秘的笑了笑。

    ……

    依旧是一个悠闲的午后,yukiri依旧是躺在树下叼着狗尾巴草闭目养神,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安详宁静。

    “爸爸!吃……饭!”

    眼睛微眯,看着一个小胖墩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牵着他的是和他相像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

    “父亲,吃饭了。”

    将小胖墩抱起,揉了揉少年的头,三父子一起朝家走去,那里有他们俩的母亲,和他最爱的妻子。

    纵然一片空白,但那份悸动永远都不会改变。纵然一无所知,但睁眼后还是喜欢上了你。

    一切,无变。
   

23333333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23333333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暗。18

●emmmmm……没有动力……


    南条回到内田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她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前台打盹的楠田,南条嘴角勾起,将嘴慢慢凑到楠田耳边,沉声道,“请问护士小姐,现在是营业时间吗?”
   
    只见楠田抖了抖,有些迷糊的看了看南条,然后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迅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南条深鞠一躬,“非常抱歉!!现在还是营业中!我马上帮你去叫内田医生!!”随后入耳的是南条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kssn……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条不受控制的倒在身后接待病人的椅子上,双手捂着肚子,肩膀因为大笑的原因不断颤抖。
   
    楠田一愣,随后直起身,看着倒在椅子里狂笑着的南条,羞愤的鼓起脸,拿起桌上的东西就往南条身上砸,虽然都是些小东西,“啊啊!!南酱!!最讨厌了!!去死吧!!!”
   
    南条一边笑一边躲着楠田的攻击,嘴里还说着求饶的话,不过kssn大明神并不打算原谅她,两人就这样开始了持久战,直到一只钢笔砸到了刚从内门里出来的内田。
   
    南条,“呃,我……肚子有点饿!kssn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楠田用力点头,“好好!我们出去吃饭!”
   
    两人正准备逃离案发现场,却发现自己衣服的后领被人拉住了,回过头是内田微笑(雾)着的脸,“呐,我肚子也有点饿,但是应该坚持不到餐厅了,能不能麻烦两位做我的晚餐呢?”
   
    两人抖了抖,迅速挣脱内田的魔爪,然后跪在了地上,将头磕在放在地上的手上,大声道,“实在对不起!请原谅我们!”
   
    内田在两人的脑袋上各自敲了一个包,然后以相当恐怖的目光俯视着地上的两人,“三分钟,恢复原样。”
   
    “是!!”